当代生活剧 为何没有“生活”?

2019-02-19 08:18 澳门新葡京赌场

打印 放大 缩小

【国剧观察】

由马丽、潘粤明主演的都市生活剧《逆流而上的你》最近正在湖南卫视播出,主要讲述的是王大全和高红旗、杨光和刘艾、邹凯和高蜜这三对夫妻在各自婚姻生活中遇到的问题和面临的困境,以反映70后、80后、90后三代人不同的生活境遇和态度。这本应是一部关注现实议题、反映当代生活的电视剧,但不少观众却反映,这部剧里的生活有点“假”,这也是该剧高开低走的重要原因。《逆流而上的你》的问题不是个案,反映当代生活的电视剧,为何常常没有真实的“生活”?

1 类型剧回归是好现象

曾几何时,像《逆流而上的你》一样反映当代百姓情感和生活的电视剧,是最受民众喜爱的电视剧类型之一。1990年,电视剧《渴望》作为内地首部标准的都市生活剧,创下了惊人的收视奇迹;此后反映平民百姓日常生活的电视剧如雨后春笋,在收获收视佳绩的同时,也赢得不错的口碑。像上世纪90年代的《牵手》《北京人在纽约》《来来往往》,2000年之后的《空镜子》《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》《结婚十年》《中国式离婚》《蜗居》《媳妇的美好时代》《李春天的春天》《裸婚时代》《家,N次方》《双城生活》《北京青年》等。

但总的来说,2015年前后是当代生活剧的一个低潮期,有口皆碑的当代生活剧并不多。这主要是因为这几年来IP崛起、流量崛起,穿越、武侠、玄幻、仙侠、宫斗等热潮一轮又一轮地刮过,家长里短的当代生活剧逐渐被年轻观众疏离。

政策与市场及时扭转了这种不健康的电视剧生态。一方面是加强、推动、鼓励当代题材电视剧的创作,这是这两年来官方一直坚持的精神导向;另一方面,市场也在自我调整。“玄幻/古装+IP”虽一度霸占电视荧屏,但粗糙的剧本、拙劣的演技和五毛特效等透支了观众对于这一类型电视剧的信任,收视率远未达预期,电视台随之也减少了此类作品的采购,转而青睐当代题材作品。

当代题材电视剧正迎来新的契机。像2017年《人民的名义》CSM52城平均收视率3.62%,成为国内近十年来收视最高的电视剧;虽然2018年电视剧市场普遍不景气,但年度收视率TOP10中,就有《恋爱先生》《美好生活》《谈判官》《老男孩》《好久不见》等,当代题材占据了一半。而日前广电总局公布的《2018年全国获准发行国产电视剧题材统计表》也显示,2018年获得备案的电视剧323部,其中当代题材有186部,占比57.59%。

当代生活复归荧屏,折射的是现实主义创作方法在复归。当代生活剧紧跟时代,与社会热点互动共生,带有强烈的现实感与针对性,有对于现实生活的理性关注,能够为人们提供思想资源与价值引领。这也是为什么刘慧芳、王起明、张大民等经典的人物形象,可以影响几代人。

2 一个小细节往往让一部剧破功

相较于其他类型电视剧,当代生活剧的创作既容易又困难。容易是因为其成本很低,拍的是都市,外景是现成的,内景也常常是室内,服化道的投入较少。困难是因为当代生活剧的核心其实就是“过日子”——这是每个观众的当下,它不像古装、玄幻剧那样有历史距离和知识鸿沟,编剧可以偷工减料地糊弄,任何脱离生活的剧情都难逃观众的火眼金睛。

显然,当代生活剧成败关键在于,剧中的“日子”究竟是真切的、落到实处的、可以让观众获得共鸣的,还是形式主义的、悬浮的、会让观众出戏和觉得虚假的。

剧集该如何体现“过日子”?作家王安忆曾在一个访谈中谈道,小说不应该忘却“生计”:“好的小说就好比一个走得很准的机械钟表,在看到它的外部之后,内部才是最值得玩味的——把表壳拆开来,你会看到齿轮和齿轮之间清晰地咬在一起,机械带动齿轮的运转很规则,很有条理。”同样的,当代生活剧也不应该忘却“生计”,“生计”就是“过日子”,就是“从俗世中来,到俗世中去”,观众可以在俗世中找到如钟表内部结构般精准的对应。

举一个小例子。在《我的前半生》中,有这样一个为人忽略的小细节,薛甄珠去糕点店里买糕,按个算,4个30块。这时弹幕上有人问:“这个价钱是怎么算的?”这个看似无光痛痒的小细节,其实就可以看出这部剧没有“生计”,也因此你会看到罗子君离婚后住的“老破小”,工业风的设计和装修可不比原来的大房子差。

我们再来审视《逆流而上的你》。杨光(潘粤明饰)和刘艾(马丽饰)是一对恩爱的新婚小夫妻。刘艾是典型的女强人,杨光也是公司里的技术骨干。他俩本想努力赚钱,换个大一点的房子再要宝宝。但刘艾意外“失业”了,杨光也面临失业风险,想要置换的房子付了定金而尾款还没着落……这个时候,刘艾意外怀孕了。孩子是要还是不要?

在时下逐渐放开生育的背景下,买房、生子、二胎、职业女性家庭与事业的平衡等话题是许多年轻人所关注的。《逆流而上的你》设置了一个两难处境,以期击中观众痛点,引发讨论。但为什么这个两难非但让观众鲜有共鸣,反倒成了这部剧的软肋?问题就出在这个两难并不是在“过日子”中自然而然体现出来,不是生活内部矛盾的自然演化,它只是空洞的议题设置。

刘艾不敢生孩子的理由是,夫妻俩现在的工作有危机,这个复式的一居室不够住。但刘艾曾是销售公司的组长,常常带领小组拿下销售冠军,是女强人,收入和抽成都不低,因此她出行的座驾是50万左右的凯迪拉克。杨光也是设计公司的副总工程师,工作10年,待遇同样不差。如果他俩生活在北京,换房吃力还说得过去,但他们是生活在苏州。从常识出发,以他们的收入和消费水平,他们完全可以轻松换房、放心养娃。但剧中却脱离现实,为了制造戏剧冲突,一味将困境拔高放大。难怪有观众吐槽这剧太“假”。

总而言之,《逆流而上的你》中没有“生计”,“过日子”像“过家家”。

3 关注热点话题,但不能“话题先行”

中国传媒大学研究员张国涛曾谈到当代生活剧的一个普遍困境,“平淡细腻的叙事风格与真实平凡的人物设定,很难像情节激烈、人设出挑的宫廷剧一样充分借力明星效应。其在即时娱乐话题的激发、收视点击量的拉动方面也显出弱势”。

很多当代生活剧为了“出圈”,采取的策略是,剧集围绕着民众关注的热点议题展开,以期形成广泛的社会讨论,并带动剧集走红。因此有学者指出,中国电视剧正在进入“话题时代”。

《逆流而上的你》显然也是冲着话题而来的。因此除了杨光、刘艾这对80后“破产夫妇”外,还有邹凯、高蜜这对90后“闪婚夫妇”,王大全、高红旗这对70后“半路夫妇”。无论是80后的换房、生娃,年轻气盛的90后闪婚后的冲突,还是70后的中年困境,每一点都可以在这一两年的热点话题里找到对应。

热点话题背后往往是生活难点与痛点,比如《中国式离婚》背后全职太太的困境与婚姻的背叛,《蜗居》背后的房价,《媳妇的美好时代》背后的婆媳问题,《裸婚时代》背后的“裸婚”……不过这些剧集能够获得良好口碑,并不仅仅是因为它们有话题,而是它们以艺术的方式表现话题,它们并不止于话题。

电视剧是艺术的,它对话题的谈论,不是浮光掠影的看法,而是经过努力后抵达的事实;它能超越日常经验和普通的价值评断,让我们看到简单的对错是非之外一些更复杂的东西,比如人性,并启迪我们更深远地思考一些什么。因此,《中国式离婚》中的宋建平、林小枫,《蜗居》里的郭海藻,《裸婚时代》里的刘易阳、童佳倩,都很难用一个“好”或“坏”来概括,人物的魅力就在于他们的复杂性,也正是经由他们的复杂性,我们拓宽了话题的思考维度和空间。

遗憾的是,现在的大多数当代生活剧都犯了“话题先行”的毛病,编剧已经事先架构好话题的走向和答案,然后找来几个人物,编造一些剧情,包裹住话题。其结果是,人物是单向度的,剧情是干瘪的,这样的剧集就成了话题的演绎,它虽有当代生活剧的壳,本质上却与“生活”无关。

□曾于里(剧评人)

责任编辑:陈莉(QC0002)

网站地图 申博太阳城注册 申博代理开户 申博游戏注册 申博棋牌游戏
菲律宾申博在线网站登入 申博提款最快登入 菲律宾申博娱乐网登入 菲律宾申博怎么代理登入
太阳城亚洲开户 申博开户 菲律宾太城申博 申博网址
申博代理 太阳城娱乐登入 申博娱乐登入 申博会员登入
申博娱乐手机登入 太阳城娱乐登入 澳门金沙娱乐场 申博138开户